2002年的冬天,由於學業方向的改變,在維也納求學了兩年半以後,決定轉往巴黎另謀發展。然而巴黎的生活消費卻是維也納的兩倍,再加上巴黎的學費相較下也比維也納高出許多,於是決定採取半工半讀的方式來繼續學業,並就所能的,先預備好一筆能夠應付在巴黎第一個月的生活費,接著預計在一個月的時間內找到一份兼職的工作和棲身的住所。

 抵達巴黎一星期之後,在一間美國教堂的佈告欄上看到一則廣告,“徵求英文流利的褓母,照顧一對兩歲半及七歲的兄弟,提供食宿,並付給零用錢。” 乍看之下,覺得待遇還不錯,且當時的我也還不會法文,於是記下了電話,在最短的時間內撥了過去…

 隔天傍晚,我見到了張貼廣告的杜魯喬一家人。人高馬大,嚴肅中帶幽默的杜魯喬爸爸,不但廚藝一流,且對杜魯喬媽媽十分浪漫,雖然有點大男人,卻也是個好老公兼好爸爸;從澳洲來的杜魯喬媽媽則是位高貴優雅兼活潑耍寶的女主人。初見面時,你會以為她是全世界最優雅,最溫柔的女人,認識之後才發現,她若玩起來,可以比誰都要瘋狂,所謂靜如處子,動如脫兔,正是此意吧。因為她的隨性和溫和,我們後來也成為無話不談的好朋友;接著要介紹他們的兩個小天使了:哥哥,纖細敏感,心地善良…

 還記得剛到巴黎的時候,因為生活及心理上的一些不適,所以有時心情上會比較低落,有一次,他知道我在難過,就過來跟我說 :“沒關係的,妳在巴黎還有我們在妳身邊啊,爸爸、媽媽、弟弟還有我都會陪著妳,所以妳不要難過喔。”那時候感動的哭出來了。至於弟弟,也是個細心體貼,活潑好動的好孩子,家中要是有誰不舒服或是生病受傷,他若知道了,一定都會主動去抱抱你,親親你,極富同情心,也很善解人意…不過,小孩子終究是小孩子,玩起來時天翻地覆,調皮搗蛋那也是家常便飯,所以他們兩個天使,皮起來的時候也會讓大人們氣的直跺腳。於是乎,就在第一次晤面,相談甚歡的情形下,我如願的在第一個月內找到了住所與工作。

 與杜魯喬一家人相處了一年半載的時間當中,讓我學到了很多東西,尤其從杜魯喬媽媽身上見識到的最多。為什麼這麼說呢?因為在不了解她的出身背景前,我很難將此與她待人處事的方式聯想在一起。其中一點,讓我佩服的是,她永遠秉持著“寧願眾人負我,我不負眾人”的態度與大家和平相處,她並不計較對方的態度優劣與否,更沒有什麼地位,年紀與輩分之差別,她都抱持著尊重的心態與毫無分別的心去看待每一件事情與對待每一個人,即使是對還不了解的事物也是如此,非常的謙遜。人與人之間的互動方面,也不給自己和別人設限,絕不會要求別人應該要如何對待她,她只是秉持著將自己份內應盡的禮節、本份等等做好就可以了,對人無所求。

 除了付出最基本的尊重以外,她也會試著去聆聽別人說話,試著去了解尚未明白的事情,依附禮教,按照道理行事。當你想要徵求她的意見時,她也會在她所知的範圍內和個人經驗上,給你十分客觀的看法與健全理性的分析,這樣聽起來,杜魯喬媽媽似乎是一位非常理性化的女性。然而,從另一方面來看,其實她也是一位性情中人,非常感性。

 每個週末,杜魯喬媽媽都會捧著一大束鮮花回家,然後開始用繽紛美麗的鮮花裝飾點綴家裡,讓整個家充滿了沁心的花香與迷人的色彩。因為喜愛蒔花弄草的緣故,所以家裡同樣也種了許多的花花草草,不僅讓她得以怡情養性,也讓整個家充滿生機,綠意盎然,叫人看了心生歡喜。在我一直以為西方人重視‘自我發展’的教育前提下,杜魯喬媽媽是我見過最不自我,同時又呈現濃厚個人特色的一位有趣人物了。

 為了家庭,杜魯喬媽媽永遠把孩子與先生放在第一位,凡事以他們的考量為優先,盡量去維護,照顧他們。譬如說,小孩的教育問題,杜魯喬媽媽當初?了讓哥哥進入小學就讀,到處打聽,巴黎哪一所學校的校風,比較開明和自由,避免造成小孩只會墨守成規,不懂得自我思考與發揮個人才能的缺陷。在這一點上,她做的非常徹底,給了孩子絕對的尊重與包容。我想,多半與她年幼時候的經驗有關。在那個時候,她的父母親並沒有給她很多的自主權,母親總是逼迫她去學習鋼琴,小提琴,芭蕾舞等才藝,儘管她宣稱對這些才藝課一點也不感興趣,在抗議無效之後,她還是順著母親的意願,繼續上課學習。據杜魯喬媽媽透露,她的母親是一位非常嚴厲且神經質的女性,時常出言不遜,並對兒女提出一些強人所難的要求,也常歇斯底里般的與父親發生爭吵 ;而杜魯喬媽媽的父親,性情雖然十分溫和,卻總是不清楚杜魯喬媽媽她心堛熒Q法。後來,在雙親離異的情況下,杜魯喬媽媽在她十四歲的時候,拎著一個小皮箱,裡面裝著幾件換洗衣物和一雙鞋子,踏上離家,尋找屬於自己一片天空之路。

 她先到了離澳洲最近的紐西蘭去發展。?了填飽肚子,杜魯喬媽媽在應徵一份餐廳侍者工作的時候,謊報年齡,說自己已經成年。經年累月下來,她的足跡從紐西蘭遷徙到美國,再從美國移居至英國,一個人在外胼手胝足地打拼了十年,她只稍稍提到她曾經做過,餐廳侍者,電影院售票員,辦公室打字員,售貨員等等,一直到後來成為英國一家電視公司的製作管理人,然後接著在英國遇見杜魯喬爸爸,與其相結為連理,至此才結束了她的單身生活。

 我相當敬佩是,雖然不甚和諧的家庭狀況,無法提供給杜魯喬媽媽一個溫暖的家,在無法取得家庭成員的瞭解與支持下,她還是不願錯失讓自己成長的機會,非常勇敢的跨出了家門,自力更生。(這點對於台灣現在的六年級與七年級生的草莓族或是水蜜桃族們,聽起來會不會像是天方夜譚呢? )

 杜魯喬媽媽不是一個會抱怨的人,上文中所提及的那些往事,她鮮少提到,就算有也只是輕描淡寫的帶過而已。在家裡,大家相處上若碰到有意見分歧的時候,在不影響到大多數人的利益與方便的前提下,她也總是設法滿足每一個人的所願與所好,試圖保持良好的溝通管道與盡量達成有效的協議,盡量做到皆大歡喜的地步。她的電子信箱的簽名檔裡寫著:Think Peace(想著和平) 。在我們每次快要與人發生口角爭執之前,停下來,想一想,你要的到底是和平還是戰爭 ?少一份紛爭,就多一份快樂,而社會國家則自然多一份詳和,簡單的兩個字,你我有沒有把它放在心上呢 ?

 補充一點,之前提到關於抱怨,每當杜魯喬媽媽碰到困難時,她總是將時間運用在如何設法解決問題上,不提任何人事的是非,通常只是就事論事。舉例來說,去年杜魯喬一家決定要將房子開放成?民宿後,曾請建築工人來幫房子作一些整修,沒料到,因為施工品質水準的粗劣與進度的落後,導致他們要多付出兩倍或許更多的工錢來應付多餘的開銷,而且工人的工作態度也不是很好。有一次,杜魯喬媽媽忍無可忍,把工人罵了一頓,回到家裡,也沒聽她埋怨過這件事情,只有在我偶爾問及此事時,她會回答我,完工時間已經大大延遲,真不知道他們每天在做什麼,現在只希望他們趕快把房子蓋好就沒事了…此外,杜魯喬媽媽在面臨工作困境上所表現出臨危不亂的態度,也是很讓人佩服的。

 曾經有一次,她支援一間電腦公司,幫他們舉行歐洲集會的一項活動,地點在義大利,她負責公司全體員工的食宿以及會議所需的硬體設施工作,在一切都已安排妥當後,公司主管在會議開始的前一週,居然來電,表示不滿意舉行會議的飯店品質,要求更換。杜魯喬媽媽早在事先已跟公司主管參報協商,取得同意過後,才將訂單送出去的,現在卻突然臨時要求更換場地,一時之間不但很難再找到能夠容納三百人的大型飯店與會議場地;之前所下的訂單極可能無法收回,公司還可能會損失一筆給原先預定好飯店的大筆訂金,並且失去已有的員工會議與食宿場地…在遇到類似如此的狀況時,杜魯喬媽媽從不抱怨,只有盡力能將傷害減到最低,盡速解決問題才是她所注意的要點。

 她常常說 :“兵來將擋,水來土淹。這就是生活 !”這真是一種健康而又積極的人生觀,節省下鑽牛角尖的時間,將負面的因素化為正面的力量,以認真但不失幽默的態度去看待日常生活中所發生的問題。將負面思考如埋怨、計較或道人是非長短的時間,心思和力氣,轉換成積極、寬容及放輕鬆的態度來過日子,這樣每天快樂的時間就會開始一點一滴的增多,防止老化的保養品就可以少買一些,罹患心臟血管疾病的因素也會減少…

 所以說,快樂可是年輕健康的泉源 !我真的很高興能有這個因緣與他們一家人相識,更高興有這個機會可以向她多多學習。在她身上我看到了寬容,積極與幽默的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