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親走了

文/自心

 

 

 親走了。

 父親走得那麼迅疾,那麼匆忙,轉瞬間,他便將這個紛繁的世界以及他摯愛的家人拋在了身後,同時,也將同樣深愛他的親人拋入了痛苦的深淵。

 人生最痛苦的事,莫過於親人間的生離死別,那份無法用語言形容的悲痛,非親歷者不能體會其巨大。

 記得當醫生撤掉一切急救設備,宣告已回天無力時,瘋狂的我們絕望地撲向聲息俱無的父親,摸著他微溫的臉頰和牽我們走過十幾個春秋的雙手,高聲地哭叫著,呼喊著。然而,任我們千呼萬喚,淚雨滂沱,父親仍不顧我們聲嘶力竭、撼天動地的挽留,體溫急劇下降,給我們留下他那冰涼的軀體。眼睜睜的地看著父親的生命之火在我們面前陡然熄滅,悲憤的我們不知向誰發問,向誰論理。可憐的媽媽悲愴地仰天呼喊:“冤枉啊!”似乎父親的消逝是陰曹地府的一樁冤假錯案。

 冰冷的水晶棺內,父親安詳地躺著,藏青色的法官服筆挺而又合體。雙目緊閉的臉上,依然透出昔日的威嚴。我伏在棺蓋上,俯視著宛如熟睡了的父親,心如刀絞,嚎啕痛哭。去世的前幾天,父親還對我說:“我感覺很好,沒有任何不祥的預兆,甚至未曾做過一個噩夢。”又風趣地說:“萬一我有幸走在你媽媽的前面,那是我的福份。”那?自信,那?樂觀。父親究竟是安慰自己,抑或是不忍看我悲傷?即便是狀況不好時,父親仍舊達觀而幽默。面對死神,他戲謔道:“我原來的目標是活六十歲,現在我已六十七歲了,就算馬上死了,還淨賺七年。”那得意的口氣,滿足的神情,好像贏了一場這輩子最大的賭注。回想這恍如昨日的情景,我不能相信眼前的事實,更不能接受這突如其來的巨變。我目不轉睛的盯著父親的臉,期盼著奇?出現,哪怕是往日的一個皺眉、一聲訓斥,也足以讓我放棄整個世界。漸漸地,我感到好像時間已經凝固,四周寂靜籠罩,只有合家團聚的歡聲笑語在我耳邊反復迴旋,父親的音容笑貌、舉手投足,以及我們每一個成長階段,他細心呵護、辛勤操勞的場面也在眼前一一浮現,還有父親臨終時因為痛苦、不捨而大睜著的雙眼,更像一幅定格了的特寫,化成了我生命中永琲熊e面。

 儘管父親留戀人世,留戀親人,但面對死神的來臨卻表現出了超常的達觀和出奇地冷靜。在整個治療過程中,他從開始的積極配合到後來的拒絕醫治,都充分體現了他對自然規律的高度尊重和臣服。當他目睹身邊的病人猝然離去,當他意識到自己已病入膏肓,便以極大的勇氣坦然接受事實,不曾流露出常人的軟弱、恐懼和悲傷。父親以他最後的身教,提醒我以一顆平常的心去面對世間的任何變故,去接受人生的酸甜苦辣,悲歡離合。

 在我侍奉於父親病榻前的日子堙A多少次,我輕輕地握著他的手,想對他說:“爸爸,謝謝您給了我生命,給了我快樂的生長環境,給了我在您身邊永遠也長不大的感覺。爸爸,我真的很愛您。”然而,我認定“大恩不言謝”,更何況是養育之恩。所以,直到父親離我而去,我仍然什麼也沒說,他仍未知道我對今生我們有緣成為父女是多麼地感激,多麼地滿足。如今,後悔莫及的我只能將做女兒的愛永遠地供奉在父親的靈前。

 父親永遠地走了,我由此深悟到生命的脆弱,生命的寶貴。真正體會到“人生一世,草木一秋”的深刻含義。世事無常,人生無常,親情亦無常。好好珍惜和認真對待人生道路上的每一種緣分、每一段經歷何其重要。而尊重、愛惜和善待任何生命也成為我自發的行為準則。因為我真正瞭解到生命的本義就是愛,愛人、愛物、愛所有生命共同生存的環境,乃至愛造物賜予的一切。這正是造化賦予我們作為人的真正的自性,也是我們用來提高人生質量和意識等級的重要因素。

 父親,感謝您!感謝您傾盡畢生心血在女兒人生道路上鋪就的每一份關切與慈愛,感謝您以生命最後的閃光,讓女兒徹底了悟了人生的價值與意義。

 
◇ 回目錄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