茶餘飯後

一心一意來奉茶

文/蘭若

 
  很久沒有坐下來專心泡茶了。
忙碌的時候,抓起一杯白水以療饑渴。
在頭頂驕陽的路上,更不能奢望茶,那些各色的飲料權且充數。
有時候也會在飯館娷I一壺免費的茶。
看著灰暗的茶根,故意省略了計較。
入鄉隨俗罷。不能把內心最深處的喜好隨時拿出來示人。
一來不便,二來也會讓旁人不安。

而我知道。
我是終究念著那茶的。
那不是茶館堜鬤Q的消費,也不是流於形式的枯山水。
不是瓜子點心的佐料,更不是街邊巷尾的談資。
我愛著的茶,必訪自深山,由茶農的厚朴栽培,友人的拳拳相送,
浸淫了春天的雨露,蘊涵著清泉的潮濕,
有著深深淺淺看不厭的綠,
一道白練般的熱水沖泡,
那葉片在水中翻滾,舒展,瞬間那清香被激發出來,
附著在紫砂的壁上,玻璃的膽邊,伊人的唇齒之間,
悠悠遠遠,飄在周身,縈化於靜室堙C

那茶,非得專心才漸得其味。
若有一時一刻的掉以輕心,它便在那不覺察的?那冷下去,淡下去。
如果還偏巧手中有事,六根皆旁騖,
那好茶更是被辜負,每一道的綻放風景皆會被混淆錯過,
個中滋味更是無法了了。

綠茶與烏龍不同。
綠茶的茶具相對烏龍的茶盤茶海來說,有時候只需要一個玻璃杯。
但即便它不繁複,也需要須臾的專心以待。
所謂綠茶三泡,三泡之後,茶迅即就淡了。
只這三泡來一心一意,都做不到嗎?
第一道,茶的本味;第二道,茶的馥鬱;第三道,茶的餘香。
慢慢品味,它就在呈現。
若心夠平,意念夠凝練,神也安寧,這個時候開始打坐,
那該是多麼熨貼的引磬入靜。
而即便,不能安坐,卻也在習茶的過程堙A懂得了珍惜和鄭重,
也是一樁好事啊。

最怕的是,因為錯過,而水漫金山,
那茶喝到後面,水都泛出金屬色,飲到嘴堙A
亦有了鐵蚳道,
這個時候方醒神過來,不反躬自身,
卻要搖頭啐道:什麼茶麼!
那就白白地冤枉了好茶呀。

 


◇ 回目錄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