茶餘飯後

白泥赤印走風塵

文/蘭若

 
 一年來,似乎都在行路。

 中原走遍之後,開始在邊疆跋涉。旅途堥S有同道的人,也甚少有獨處的時間。我們或是倦眠在盤山的路上,或是渴睡在顛簸的車堙C

 這是工作。六根都得打起精神,與紛至沓來的外緣迎來送往。

 他們吃肉。喝酒。戴面具。互相試探。

 走得久了,我只是覺得勞乏。腿含鉛,口舌生煙,耳目沉濁,心竅如塞黃塵。

 而飲料輕佻不解渴,白水寡淡不清冽,酒炙熱且無濟于心神安寧,若無茶,恐怕勞乏無可療理。

 我隨身帶了茶葉,分了兩種,烏龍和綠茶,烏龍多選蘭花觀音,綠茶常帶青山綠水。它們分別被裝在半兩大的茶桶堙C在旅居的任何地方,只要有水,我就悄悄地泡茶。看那茶葉在開水娷蝶u,浸潤,慢慢地喝一小口,身與心在暫態便能得到極大的安頓。

 茶的味道,有如一個人放浪紅塵,卻始終知道內心深處,有一個喜愛,抑或一個珍藏。說分享太奢侈,真情感不敢為外人道。

 在推杯換盞的宴坐媌P一杯清茶,那是最安靜的一個提醒。你知道的那不為人知的美好,在喧鬧中為你所獨見。

 茶能解渴,也能解毒。最早,神農鞭藥,那能看見自己體內五臟六腑的青年,嘗盡百草,看草藥在肺腑間運任,而幾次誤食毒草,能夠死堸k生,皆因嚼食茶葉而解。

 行路的人,每換水土,天象地氣,應接不暇。往往神有焦慮,體有鬱積,身心不能通暢。若帶鐵羅漢茶,滋潤焦渴,排毒解乏,最是貼心良藥。

 設若在路上,沒有茶,茶心因浸染俗塵,久被侵擾而波瀾起伏。心不平,則易生出疾病。忘失掉對覺照的保任,那時,走風塵的行者終不免風塵撲面。

 私下以為,綠茶堙A對行者最有裨益的當推青山綠水。

 青山綠水,產於蜀中,各地亦多有移植。它在綠茶媊搣鬷[賞茶,沖泡開來,芽片嫩綠,色澤清亮,只一看,便仿佛有清風過耳。唯獨味酸苦。初入口時,淡淡的酸苦,良久更苦,等待回甘而不可得。因了這個緣故,商家往往拿它來做養眼的招牌,任其美賞心悅目,卻不見容於品茶人的味蕾間。但實際上,它的苦口卻真有一番婆心:它能和最辣的海椒打擂臺,可替代所有下火清熱的藥片,有如咬在腫痛牙齦上的一根黃連,也好似吸附過多油膩的一片海綿,它綜和掉上焦火,為過於緊張的執著鬆綁。

 它只是味苦。卻有這許多的益處。

 味蕾之刁鑽,最顯人類之趨樂避苦。殊不知因為這挑揀,耽誤了我們和真正好茶的一生一會。那舌根最是個騙子,哄著我們分別粗茶和珍饈,但凡能放下,美味苦味便皆成甘露。最好的品嘗因是開展。治療因是得力。而路上行色匆匆的人,也才不至於被流光美景所障目,有茶一杯,目盡繁華而神清氣爽,所謂百花叢媢L,片葉不沾身是也!

 在路上奔忙,總是勞累而孤獨的。即便聚眾,但可與相契的,四顧之下,竟也沒有。而觥籌來往下,假意言歡,也只是這碌碌人生堛犒L眼雲煙,能夠陪伴你的,卻只有這清靜不擾人的茶,它是端肅的良伴,是燦然微笑的法侶,是去處盡可安居的菩提念珠。

 注:白泥赤印走風塵,出自劉禹錫的茶詩。白泥,是指用以糊住封口的塗料;赤印,指的是蓋在貢茶封包上的紅印。原句意為貢茶行千里路。此處借用。

 
◇ 回目錄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