茶餘飯後

解毒的茶和斷腸的草

文/蘭若

 
 
 

 

  今的時代,愛喝茶的人越見多了。1988年,老舍茶館開張,這是文化浩劫後北京的第一家茶館。到99年,11年過去,僅北京而言,茶館已增至五六百家。也是99年,在雲南,普洱茶還是門庭冷落的積壓品,到了年底,海外的茶商紛紛前來搶購,做綠茶生意的雲南人恍然間發現原本囤積成愁的普洱已成了緊俏貨。02年的廣州,茶博會上的拍賣,更是令100克的宮廷普洱有了16萬元的身價。從此,普洱可以養顏,可以減肥,可以對治三高的好名聲不脛而走。如果你自詡時尚中人,卻不知普洱大名,那麼是會被人曬笑的。

  由此,一貫在酒桌上大宴賓客的生意人開始以茶為禮,上千元甚至上萬元一斤的茶都有人追捧,有人訂購。還有許多人開始把玩名壺,比較舌根,酒狂不見少,茶癖日益增多。

  翻看《茶箋》,愛茶的人有如蔡君謨,老病之因不能飲茶,終日以煮茶為樂,蘇東坡有詩歎之:年老耽彌甚,脾寒量不勝,其意趣可謂茶癡;再看《雲林遺事》堛漱蜃磹陛A喚童擔泉,以前桶水來煎茶,後桶水來濯足,說前桶無觸,而恐擔泉人排出濁氣,污染後水,所以不用,其情狀可謂潔癖。

  茶的確當得起人們的厚愛。最早,神農氏嘗百草,有一日竟中七十二毒,身軀倒在叢林堙A伸手可及之處,靜立著貌不驚人的低矮小樹,那上面碧綠的葉片溫柔地飄搖,神農取之,閉目咀嚼,卻有清香盈口。沁人心脾的涼意撫平了體內的翻江倒海。因能解毒,茶首先被人們認識了其神奇的藥用。

  小苦丁的敗火,金蓮花的清肺,鐵觀音的滌蕩身心,祁門紅的暖胃,百種茶色,因他們對人體的裨益,而廣為傳頌。茶的好處一兩句是說不盡的,既可療嗜睡,又令人常醒覺,因其味清,性儉,更是被賦予了正直、清廉以及智慧明覺的涵義。

  然而,這世間,萬事都有兩面性,好比雙刃劍,藝高可封敵之喉,錯用則會自傷。茶的確有解毒之功,但若耽溺,解毒的茶也會生出百般的病。

  有人喝茶喝出了胃病,有人喝成了貧血,還有人因此罹患了腎結石。聖雄甘地就曾經在他關於健康的暢銷書《打開健康之門》奡ㄗ魽A茶不是身體必須的。他指出英國婦女因為嗜茶而患病的人不在少數,並例證茶葉堛甄酸會導致消化不良。甘地的說法有一定的道理。其實,鞣酸對人體也是有利有弊,做成軟膏,可治褥瘡;而如果過量使用或使用不當,也有可能造成吸收中毒。有意思的是,甘地在提到茶、咖啡和可可的時候,有一句話更說出了問題的癥結——我曾經因為沒有節制的飲用這三種飲料而患病,放棄它們後我毫髮未損。

  沒有節制的飲用,超過了一個合理的度,那麼,利與害便發生了轉化。

  這讓我想起很多。

  曼佗羅花,美麗而神秘。有人愛她,覺得她有靈性的美,在西方的宗教堙A她是通靈的花,在佛經中,佛開始講法,天雨曼佗羅。在華佗的麻醉劑堙A她是配料,減緩手術病痛,她是功臣;但如果過量,她即是毒藥,令人致命;

  瑜珈,令肢體的開合達到極限,挑戰多年來倦怠而沉睡的身姿,但也有愛美心切的女子,因為鍛煉的強度超過了承受範圍,而出現視網膜脫落,出血,甚至骨折的教訓;

  釋迦牟尼佛成道之前,曾苦行六年。六年堨L幾乎摒棄了所有常人的享受,苦行到極致時,他形容枯槁,骨瘦如柴。然而他體驗的苦卻並未給他帶來徹底的覺悟。在奄奄一息之際,莫要說覺悟,連生存都成了岌岌可危的事情。危急關頭他接受了牧羊女的乳糜,恢復了體力。然後在菩提樹下端坐,終於證到了無上正等正覺。

  如同放逸是修道的大忌一樣,苦執也是修道的障礙。依靠食物但不貪戀食物,修行但不死于修行,以舟渡河而不過河之後負舟前行,佛陀通過他的親身經歷告訴我們,知非即捨,知幻即離。

  用,巧用,善用,而不耽於用,那麼才會物盡其用。

  喝茶亦是如此。喝出胃病的人,可是因為空腹飲茶?可是因為飯後立即泡茶來喝?空腹會茶醉,飯後飲茶會沖淡胃液,影響消化,而胃寒的人喝了性寒的茶,又怎能無恙?

  還有隔夜的茶,如同餿了的飯,能因為可惜而損害身體麼?

  又如咽喉發炎的人,卻還把茶當解毒的藥,殊不知茶也是刺激喉嚨的罪魁之一;

  而那本就失眠,神經衰弱的人,還要茶做什麼?不如一杯溫熱的奶,來得安詳。

  如果喝茶,未得意趣,不循其理,不知其法,只是囫圇吞棗,邯鄲學步,那不過就是牛馬飲,乃不解人間愁痛的一介莽漢罷了。
  
  在這世間,萬物都是假借物。一可推三,三可及眾。茶,正是我們人生法典堛熊捶帡祥﹛C它之於渴者,是為甘露;之於溺者,是為水厄。

  而那些我們一貫標為有毒的眾物,卻枉擔了罵名。若取之有道,它們都能適得其用。我父親曾經在年輕時有痼疾,遍訪名醫而不愈,後來在蘭州遇到了一位年邁的老中醫,給他開了方子,那方子的藥引竟是五毒——蠍、蛇、蜈蚣、壁虎和蟾蜍!拿到藥方,無人不驚駭。但命懸一線,只能以毒攻毒。就是這令人駭然的苦藥,救了父親。

  再看那致神農於死地的斷腸草,含劇毒,人若誤用,不能及時醫治,很容易喪生;但也正是這個所謂斷腸草,外用,卻能治療濕疹和癰腫等頑疾。

  解毒的茶和斷腸的草在翻雲覆雨的戲臺上換了行頭。再看,誰是那解毒的?誰又是那斷腸的?是風月寶鑒堮\婷含笑的紅顏?還是那面鏡子背後令人怖畏的白骨?萬花筒轉啊轉,那繁花的排列沒有恆常固定的相!


我們假借一切,無論凡人生活,無論心意暫住,都是為了窺破面具,領略真味,若不能如此,方外人跳將成當事人,尚未發現去路已開始了迷走,那麼,法身墮落成凡胎,慧眼近視成人目,便真真可惜了這大千世界背後隱匿的華藏奧妙啊。

圖 www.fanfan99.com/canon/04yun/d004.htm

 
◇ 回目錄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