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靈藝術賞析

密宗第一護法——瑪哈嘎拉的藏形漢形

文/徐皓峰

 

一、我的經歷

  1995年的我,像所有的青年一樣喜好神秘,要探索宇宙真理。那年十月,我去某寺前院東廂房一間,拜訪一位七十歲多的白教喇嘛,一位清瘦的藏人。他自五臺山來,有三四個漢人信徒服侍,稱為“白喇嘛”。

   去時雨剛停,室內採光不佳,白日開著電燈,他盤腿坐在炕上,腿上蓋著毛毯。我剛進屋,燈便滅了,漢人信徒們驚慌地去調燈整線。

   喇嘛鎮靜地說著漢語:“不管了,點蠟燭。”蠟燭點上後,他瞄了我一眼,說:“來。”作手勢,讓我把頭放在他腿前的炕面上。我照作了,他左手按在我頭上,低沈地念了些什麼,大約二十多分鐘,他讓我站到炕上,把頭枕放到他身後箱子上的一個小畫框的底邊上。

   小畫框中是一個相貌兇惡的六臂金剛,很多年以後,我才知道他叫“瑪哈嘎拉”。我照做了,白喇嘛又低沈地念了三五句,然後倒出些鼻煙讓我吸,我打了好幾個噴嚏,他鄭重地點頭,說“好了”。

   他的漢人侍者,一臉欣喜,小聲告訴我:“你進門就把燈泡憋了,說明你有很大災難,喇嘛慈悲,肯定給你銷去了。”不管好運壞果,原本是我的一些東西,就這麼輕易地沒了,只覺得恐慌。原想跟喇嘛探討真理,不料一去便被消了災。

   白喇嘛其實只會說幾句漢語,這幾句話他說得十分流暢。此行,我送了一串香蕉,帶回了一包鼻煙,用紙包著,白喇嘛把他的一個不用的老花鏡盒給了我,用來裝鼻煙。

   鼻煙混入中藥,為淺淺的土黃色,老花鏡盒為紫色絨面,暗扣精細,打開時會“啪嗒”一響。雖然未得到宇宙真理,卻感受到人情的溫暖,鼻煙令我安寧了很久。

   半年後,鼻煙吸完,茫然若失。再到那寺前院東廂房,發現那一遛房已作了倉庫,我問白喇嘛,被引到後院一座小樓中。白喇嘛的新居賓館一般,在組合櫃上擺著三十幾盞油燈,原本裝酒的玻璃格堙A擺著一幅小畫。

   一看,便覺得找對了人,那正是半年前見過的六臂金剛,雖然畫框華麗了許多。等了一小時,白喇嘛逛街歸來,他高一米九幾,八十多歲,拎一根黑色合金龍頭拐杖,擰下龍頭,是一把帶血槽的匕首------並不是半年前的那位。

   他的漢語極其流利,很像北京胡同堣@個整日下象棋的老大爺。我向他要鼻煙,他很痛快地給我,倒在手中卻是白色,吸一點,腦子媊控o有一顆小行星在旋轉。

   他的鼻煙盒是整塊紅翡翠雕的,鼻煙也應名貴。我神志萎靡,很久打不出噴嚏來,匆匆告辭。到了大街上,一個巨大的噴嚏突然降臨,驚了半條街。我覺得內臟被掏出來,放到冰水沖了一遍,感慨:“怎麼跟酒似的?難道好東西都是後勁大麼?”
好東西難得,從此斷了鼻煙。

   1999年,我在青海,無心探究真理,滿是人生困惑。喇嘛廟多為黃教的,意外地遇到了一座紅教的。廟門鎖著,牆上畫著我見過的六臂金剛,便想進去看看。

   一路找寺院主持的家,上一個大高坡時,坡上蹲著個穿黑裙的青年女子,我上前詢問,她不答話,面色尷尬,一股水自裙下流出。我慌忙跳開,她迅速起身,一臉熱情地說:“跟我走吧,我是他老婆。”

   藏族婦女是如此方便的,我少見多怪了。走近她家,門內響起陰沈狗嘯,響徹整個山坡。以為一定是半匹馬大的巨狗了,不料開門,發現是只白毛小狗,沒有一個板凳大,不知是什麼品種,幼仔竟能如此剛烈。

   她告訴我這是隻京叭,北京狗!嬌寶貝似的京叭,在這方水土堻熒|變成這樣。她家有安裝著煤氣熱水器的浴室,用的是北京商廈多用的藍色玻璃。她說主持喜歡逛街,留我一個人在家,出門找了。

   我在二樓擺滿君子蘭的房間等著,驚訝君子蘭在這堙A長得象墨西哥的仙人掌般寬大厚實。半個小時後,主持回家,他雖是藏族,卻像雲南的?族一樣,用黑布在頭上盤成一大圈。

   主持五十多歲,身材矮小,鼻鉤如鷹,眼皮如貓,緊緊眯著,很難看到他的瞳孔眼白。他在我面前的籐椅塈中U,嚴肅地對著我幾秒鐘,突然一下站起,說:“走吧。”

   他帶我參觀了整座寺院,還打開耳房,指著一台腳踏式縫紉機,說他年輕時很喜歡這機器,他是在一個下午同時學會踏縫紉機和騎自行車的,自行車和縫紉機大同小異,會了一個必會另一個。

   他最後帶我去了庫房,堶惘酗@個加工米的石槽,他坐在石槽上,從石槽下掏出一疊筆記本,說都是給我的。難道是密宗法本?我一陣激動。

   他說那是這座寺廟的賬本,此廟他一手建立,已經有五年了。他讓我拿著這些條目清晰的賬本,去拉擴建寺院的投資。

   我說我是個困頓的人,難免辜負他的厚望。他的眼睛慢慢睜開,瞳孔竟是藍灰色的,眼白晶亮。他抿著嘴笑了起來,孩子般純真。

   他自顧地笑著,越笑越高興,並不解釋他剛才把我誤會成什麼人了。我卻很難過,說正如他相信我是個有本事的人,我也相信佛教可以解決我的困惑,要不你給我灌個頂吧,以佛力加持我一下?

   他一下左手抓住了右手,搖了搖頭,說:“不是這樣。不是這樣。”我幾年來所有的心事,都在這刻爆發。可能他觀察到什麼,說:“哎呀,如果你覺得這樣好,就這樣吧。”

   他倒立著手掌,如刀型,伸到我頭上,以食指外側沿著我頭蓋骨邊沿轉了一圈。他後來變得很鬆弛,眼睛始終大張著,帶我又在廟堻}了逛。不知什麼原因,他有限的漢語還帶著濃重的湖北口音,我們說不上太多話。

   送我出廟門時,他一縮脖子,抿嘴笑了,示意我也縮脖子。我彎下腰,他用如刀的手型,在我頭頂又轉了一圈。我問:“這是灌頂麼?”他:“不是這樣。”

   我所接觸的這三位密宗人物時皆有六臂金剛像出現,是巧合也是當然,因?這尊六臂金剛是密宗各派的重要護法,甚至是某派的第一護法,某系統的唯一護法,名?“瑪哈嘎拉”,密宗人物身邊必有其畫像。

二、藏地淵源
我在兩位白喇嘛房中看到的瑪哈嘎拉,近似於下圖。


  六臂瑪哈嘎拉是觀音化身,來自“觀音灰心,頭裂千片”的典故。傳說觀音菩薩覺得?生頑劣,一度灰心,說:“我無能力幫助任何人。”頭骨裂成了千片,死去七天。

   七天後,觀音菩薩的老師——阿彌陀佛救活他,說:“你違背了自己的誓言!”觀音菩薩便從破裂的千片頭骨中化生出千手觀音,也稱大悲菩薩。

   為降服慈悲無法降服的眾生,千手觀音又化生出六臂瑪哈嘎拉,也稱大隨菩薩。觀音生出大悲、大隨兩個化身,慈悲相和憤怒相齊備,在緣起應用上完整了。

   瑪哈嘎拉金剛,其身現黑色,火炎發上豎,三面六臂。右第一手執?刀,二執骨念珠,三執小鼓。左第一手執天靈蓋,二執三叉戟,三執金剛繩,左右方之上雙手握住一張展開的象皮。

   他的典型特徵是腳踩白象,大象象徵人性瘋狂。大象多代表吉祥,怎麼成了瘋狂?佛教知識是很深刻,當代動物學家發現大象有定期精神分裂,大象每到生殖期,顴骨下會分泌一種特殊液體,透過皮膚,流到嘴堙A令大象發瘋,屠殺同類或其他物種。

   非洲一頭遭遺棄的小母象,被野牛群收留,它長大後便開始屠殺公牛。印度大象還喜殺人,常引發民亂。許多人像大象一樣,平時老實溫厚,努力做人,內心深處的欲望仍會失控爆發,自毀害人。

   我在紅教寺廟中看到的瑪哈嘎拉壁畫,近似于這一張。


  而和紅教壁畫瑪哈嘎拉麵部最接近的卻是一張靈異照片,那是十六世大寶法王修法時出現的靈異,瑪哈嘎拉在大寶法王的胸口顯形了。

  第二世大寶法王生在元朝,和忽必烈?生有過恩怨情仇,他叫嘎瑪巴西,有言:“你們知道麼?大寶法王和瑪哈嘎拉沒有區別。你們要知道,瑪哈嘎拉可以辦成一切事業。”

   大寶法王是密宗白教的領袖,白教中獨有“黑袍瑪哈嘎拉”修法,為紅教黃教所無,黃教供奉的馬哈嘎拉是裸體黑身,是第一護法。黑袍瑪哈嘎拉是白教第一護法,也是十七世大寶法王的唯一護法。

 

  十七世大寶法王富於音樂美術天份,這是他手繪的“黑袍瑪哈嘎拉”。


 



 

 

 

 

 

 

  瑪哈嘎拉是觀音的特殊功用,所以身份多樣,在印度是戰神,在天界是大黑天主,在墳場是鬼神,在廚房是廚神,在貧民窟是福神------

  瑪哈嘎拉多?裸體黑身,如果是裸體白身,便是財神了。


  瑪哈嘎拉的財神標準像是很時髦的,一身世俗打扮,錦衣羅緞,戴著高級帽子,騎著白馬,一副得意洋洋姿態。

 

 

 

 



  大黑天是六欲天的最高層,也稱大自在天。瑪哈嘎拉作?天界人物,曾做過一件不知是大罪還是大功的事情。當釋迦牟尼成佛前的最後一世叫“白幢太子”,瑪哈嘎拉在兜率天遇到他,就把他摔死了,令他投生到我們這個世界來,從此才有了人間佛教。

   瑪哈嘎拉這種“害堨肸式赤滌答k,很像漢地的禪宗風格。即便是同一形象,也有不同變化,如下面一副瑪哈嘎拉像一個玩泥的小孩,而另一副(頁首)又像個快慰的青年。

 

  這幅頑童像的瑪哈嘎拉十分殊勝,因?他是黑袍的,是白教所獨有的瑪噶嘎拉,在畫幅上方坐著一個戴黑帽的喇嘛,黑帽是大寶法王的標誌。大寶法王戴黑帽,瑪哈嘎拉穿黑袍,兩人分了整身衣服,表明了大寶法王和瑪哈嘎拉是一體的。

   大寶法王最先開始活佛轉世制度,教眾生們看著活佛從小孩長大,也許因此瑪哈嘎拉也有了頑童狀。

  


  而下面這幅瑪哈格拉則去出藏族畫風的刺激性,凶煞的金剛相變成了規矩白淨的喇嘛,腳下瀕死的大象,恢復了活力,竟然成了坐騎。

 

 

   這張唐卡,也預示著瑪哈嘎拉形像在漢地的轉變。

 

 

 

 

 


三、漢化
  瑪哈嘎拉在漢地,同樣是六臂,卻脫去可恐的神怪相,成了淑女菩薩相。


  瑪哈嘎拉在漢地被稱?大隨菩薩,和大悲菩薩——千手觀音相輔相成。這是張宋代的大隨菩薩男像,和藏地那張喇嘛形瑪哈嘎拉旗鼓相當,均溫良謙和。

 

 


  中國江南地帶,瑪哈嘎拉是作為灶王爺的,這尊灶王爺,像一個質樸的農民,全無了西藏壁畫中呼風喚雨的神采。

 


  瑪哈嘎拉在漢地聽著陌生,其實他是我們很熟悉的,漢地的二郎神便是他的化身。二郎神的兵器是三尖兩刃刀,這正是六臂瑪哈嘎拉的獨有兵器,?左第二手所持。

 

 

 

 

 


  《西遊記》中的二郎神能打敗孫悟空,因為他原本是戰神。其中特別要注意的,他不是玉面郎君,而是兇惡相:“那真君抖擻精神,搖身一變,變得身高萬丈,兩支手,舉著三尖兩刃神鋒,好便似華山頂上之峰,青臉獠牙,朱紅頭髮,惡狠狠,望大聖著頭就砍。”(西遊記第六回)


  瑪哈嘎拉的紀念日是六月二十四日,為火把節,而二郎神在漢族地區的生日也是六月二十四日。廣西儺戲的二郎神頭像,雖然戴著明代漢人官員的帽子,面部仍是西藏瑪哈嘎拉的特徵。

   大寶法王是密宗中的舞神,天生會跳一萬多種金剛舞。作為護法的瑪哈嘎拉也以跳舞著稱,火把節就是夜場舞蹈節。漢族的戲劇是舞蹈化的戲劇,二郎神是漢化的瑪哈嘎拉,所以他就成了漢人的戲神,如京劇中的蘭花指,便是他傳下的。

四、瑪哈嘎拉法
  瑪哈嘎拉作為密宗第一護法,修法甚為秘密,很難得到傳授。但瑪哈嘎拉法在漢地邊可以找到,只是我們不知那是瑪哈嘎拉,不信會如此簡易,當面錯過了。
 

 諾那活佛是民國時代來漢地廣傳密宗的第一位活佛,他有著基督山伯爵的經歷,因政變,被達賴喇嘛關在地牢中,就自己挖了條地道逃生了。他到漢地掀起密宗熱潮,說密法不是非要活佛親自灌頂才能修,自己對著佛像祈禱後,便可以持咒語了,只是不能以上師的身份教別人。

   他的話,開了漢人學密宗的方便之門。他還說了一個不要咒語、手印的“大密宗”,如下“在生活堙A時時把自己想象成佛,所到之處都是佛土”。漢人的特點是簡潔便利,我個人認為,近代漢人風格的密宗,是從諾那活佛開始的。

   隨後漢人中出了一位大愚法師,開創了漢人的密宗,方法簡潔,只需六個手印一道咒語,名為“心中心法”。南懷瑾在年輕時,為老師袁煥仙編著的《維摩舍叢書》中,專門用一章討論大愚法師是不是得道高人,南是肯定大愚法師的。

   後大愚法師受民國軍閥政治牽連,隱居了。一度聲勢浩大的心密,也偃旗息鼓。在佛教開新派時,道家也開了新派,是陳攖寧開創的圓頓派,在陳的文章中,記錄了他對心密進行過考查。

 

  大愚法師開創的心中心法,世稱心密。陳攖寧開創的道家圓頓派,世稱仙學。這兩位分別開了佛教道家新派的俊傑,在照片上看都很抑鬱,這是動蕩的時代使然。

 

 

   大愚的繼承者是元音,陳攖甯的繼承者是胡海牙。從照片上看,兩位繼承人都很輕鬆瀟灑。

心密的六印一咒如下:
  心中心咒:嗡 拔羅拔羅三拔羅三拔羅 因地利耶 微熟達密 哈哈嚕嚕 這里加路這媯峆
1、諸佛生起印
  兩手無名指各疊在中指後,兩食指壓在兩無名指上,形成食指、中指夾無名指的狀態;兩大拇指各壓兩小指甲上,成環狀;兩中指頂端相合,併合腕當於心上;如此,其印即成。

   此印類比湧泉,拇指小指構成的環狀,仿佛地下的水力,食指、無名指、中指構成型狀,仿佛浪花中湧浪花。代表根本佛性,十方諸佛皆從此出。

   此印是諸佛之首、諸法之母、諸印之王,修一切法的前奏,結印時有十方諸佛雲集其頂、十方菩薩求?奉伺、十方金剛求?調遣的尊貴。

2、諸佛灌頂印

  左右兩中指相交,右壓左,於虎口中出頭;二無名指並齊,壓在右中指上;二拇指並齊,頂端與無名指頂端相壓,四指聚頭狀;二食指壓在無名指背上,頂端相抵;二小指並齊,直豎。

   此印濃縮灌頂儀式,交叉屈下的兩中指,如同跪下的人,隆起的指節便是人的頭頂。兩無名指、兩拇指、兩食指自六個角度壓下,概括十方諸佛的灌頂。

   此印受諸佛加持力,能在夢中溝通十方佛國,任意得法。以此印置於眼前,念咒一千八百遍,可以見到佛、菩薩、金剛、神鬼、精靈。念咒一百八十遍,以此印沖天畫一“佛”字,可消災免難。

   據佛經記載,龍族的智慧比人類高,所以龍宮中的佛經比人間更?精深。結此印誦咒後,呼龍王名字,所喚龍王會在一晝夜內現身獻佛經。

3、金剛生起印

  以二無名指於中指、食指間出頭;二中指二食指頂端相抵,四個指頭聚齊;二大拇指壓在二食指上節紋位置;二小指並頭直豎;合腕成印。

   此印類比植物發芽的狀態,可修煉頂輪氣脈,人的頭部虛空有一個氣息構成的經脈,如輪子狀,諸佛頂輪成就方能三身成就,一切植物頂輪成就,方能破土發芽,開展又一輪生命。修頂輪便是修密法了。

   人的無名指似乎是個廢指,活動不便,且無力,但這根廢指不是做俗事的,卻是做佛事的。“諸佛生起印”中,無名指自外插入食指、中指間,此印則自內插入食指、中指間,關鍵都是無名指。由外變?內,因?此印代表了金剛法。

   金剛是佛菩薩變化出的憤怒相,以達到特殊功用,此印是一切金剛的出生地,能令天仙、神官、羅漢、龍族、鬼王歸依佛法。一切菩薩的威德光芒也不能遮住持此印的人,因?持印人自具金剛之光。

4、佛母圓滿印

  二手合掌,二小指交屈入掌中;二食指頂端?住二小指頂端;二大拇指並押二食指中節紋上;二無名指直豎並齊,二中指繞到二無名指後,四個指頭並齊;合腕而成。

   不同于前三印,此印需以雙腿盤坐修持。

   此印類比女性內涵,雙盤腿有特別生理作用,可打通陰蹺穴。釋迦牟尼的成佛,顯教說是靜坐七日後?頭看到一顆明星,從而悟道,而密教說是得到了佛母相助方才圓滿,女性象徵“妙觀察智”。共有八位佛母,象徵八自在。

   因得佛母相助,便會圓滿成佛。所以持此印,便是等同於佛,傲慢無比,隨心所欲。

   傲慢如下:“諸佛長生我亦長生,諸佛成道我亦成道,諸佛度人我亦度人,諸佛化身我亦化身,諸佛放光我亦放光-------”

   隨心如下:“能施即施,能割即割,能修即修,須成即成,須破即破。”

5、諸佛密咒印

  二手合掌,二中指右壓左交叉,合於掌心;二大拇指左壓右交叉,各撚本中指,如環狀;二無名指二小指豎直,齊頭並攏;二食指撚二無名指上節,即成印。

   此印指成兩環,兩掌之間鼓出一個空間,類比樂器的共鳴內腔。此印開?十方諸佛密藏,了達諸佛密咒。

   此印能降伏惡獸,摩訶陀羅國人用此印降伏發狂的大象。若有人持密咒無效,在頭頂上結此印,便會有效果。

   修密法有許多嚴格細密的規矩,而持此印,則不怕觸犯規矩,因為密咒等於佛身,佛在佛法中百無禁忌。寧可誹謗說諸佛淫欲,也不能輕視此印——這是非常嚴重的話,在我的佛經閱讀範圍堙A這句話賭誓是賭到頭了。

6、口令諸神印
  二手合掌,二無名指、二小指叉於掌中;二大拇指左押右,撚在二無名指、兩小指甲上;二中指、二食指並豎直伸,拆開二分許,即成。

   此印類比篝火,掌心交叉的六指仿佛柴堆,由多條木柴架成,越燒越緊。直豎的四根指頭,仿佛上炎的火焰。

   這六個印以類比水的“諸佛生起印”開始,以類比火的“口令諸神印”結束,
  水火作頭尾。此印可通達諸佛語言,號令十方諸神,也可通達一切?生語言。

  《維摩經》中,維摩居士取東方金剛寶座,多寶如來從下方出來,都是用此印。釋迦牟尼說此印力量的極限,他不知道,過去未來現在一切諸佛也不知道。久遠以來,佛法代代相傳的歷史,就在這個手印上。

  心密的護法,竟也是瑪哈嘎拉,這是心密信徒多供奉的瑪哈嘎拉,這是一尊少見的紅鼻頭的瑪哈嘎拉。紅鼻頭具特殊含義,正像大威德金剛為濕的牛鼻頭,在觀想時,對調理氣息有不知覺的作用。

   心密的修法根據的是《佛心經品亦通大隨求陀羅尼》,是純正佛法。此經的緣起,是佛在山頂,見到十方皆如火色,發出一聲長歎,引得金剛、天神、菩薩驚恐,紛紛詢問,才有了這部經。上卷講六印一咒,下卷講了護法大隨菩薩的修法。

   大隨菩薩就是瑪哈嘎拉,所以大隨咒為:“嗡 瑪哈嘎拉 哄 叭咋”,就是瑪哈嘎拉的名字。但在具體念誦時,這個名字是拆開的,如下“嗡瑪(哈),噶啦哄,叭咋”。其中的哈字是虛音,不念出來。

  元音老人傳下的大隨咒為:“唵瑪尼達堳﹛A叭吐”。這是蒙古式發音,“瑪尼達堙迄N是“瑪哈嘎拉”。

   大隨菩薩的手印如下:“若有一切難伏怖畏之像,能怖人者。但以右手中指,屈入掌中,以大指押中指節上,陰誦隨心咒。不過百遍自然降伏;若有一切障難之事,但以二手合掌,以頭指無名指掌中相釣,小指大指中指掌中相著,合面向四方,各誦一百八遍,罪垢消除障難並盡。”

   可以看出,第一個手印是京劇中常見的蘭花指,因?瑪哈嘎拉的漢化身——二郎神是我們的戲神。第二個手印則是在類比三尖兩刃刀,那是二郎神的獨門兵器,是他瑪哈嘎拉身份的表明。

   瑪哈嘎拉在西藏、日本是在走廊、倉庫中供奉的,在中國南方是在廚房、圍牆堥悕^的,等於是家神。家神不單是安全,主要是管家中人的壽命的,所以瑪哈嘎拉也是壽命神。

   此經中說,修大隨印咒後,以中指指天,呼“摩醯首羅”,即可前往十方佛剎菩薩境界,臨命終時,十方諸佛臨頂,迎將去自己的世界。瑪哈嘎拉在天界的身份就是色究竟天最高一層的天主——摩醯首羅的變化。呼摩醯首羅,又是大隨菩薩是瑪哈嘎拉的證明。

   而作為壽神,延長壽命的方法,便是念大隨咒十億遍,可延緩衰老,這是咒雲特殊音韻造成,並且發音念咒,也等於在練氣息,能誦十億遍,最低效果也把氣脈練好了。

   經中最後囑託,若能日日作持大隨咒,能在世間作大樹王。大樹之王,巍峨高立,廣護眾生,這是瑪哈嘎拉的期許。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