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索之旅

意猶未盡讀聖殿
∼西藏行之布達拉宮

 

文/自心

 
 

  位喇嘛說:“歷經千年的布達拉宮就像一個神靈,在我們的觀照下慢慢散發出神秘的魅力。”

  進藏的次日早晨,我第一次走近布達拉宮,為了感受她、傾聽她、甚至融入她,在她的腳下,我獨自於靜默中與她相對了許久,許久。

  當我仰視她的高度,一切有關資料都變得毫無意義,我立刻明白那不是任何數字可以衡量。她拔地而起,直指蒼穹,仿佛天外飛來。

  “布達拉”即“普陀羅”或“普陀”的梵語音譯,意指觀音菩薩的道場。所以布達拉宮又被稱為第二普陀山。她頂天立地,氣勢磅渤,高高矗立在雪域聖城的中心。莊嚴神聖,祥瑞環繞,果然是觀音菩薩的剎土淨地。

  好像一切早已安排,紅山原本為了布達拉宮而誕生,而存在。

  西元7世紀,松贊干布為迎娶文成公主,選址紅山,建立紅山宮。此為最早的布達拉宮。後五世達賴喇嘛亦選址紅山修建布達拉宮,目的是希望借助她在歷史上的威嚴與權力的象徵地位,以確立格魯派黃教在西藏的政治宗教地位,並使之長久穩固。然而他卻不幸圓寂於布達拉宮工程未竣之時。於是攝政王桑傑嘉措密不發喪(一說他想獨攬大權,一說他為了布達拉宮的順利建成),期間繼承和完成了五世達賴未竟的事業。可以說布達拉宮是由五世達賴和桑傑嘉措共同完成。世事如戲,而今五世達賴流芳百世,桑傑嘉措卻遺臭萬年。

  布達拉宮後經歷世達賴的重修增建,形成了現在這樣的規模。如今她作為一個重要的文化遺產,一座壯麗恢弘的建築,一座藏傳佛教的聖殿,受到世人的景仰和矚目。

  她的主體建築為紅宮和白宮,僅從外觀顏色即可區分。紅宮,主要是達賴喇嘛的靈塔殿和各類佛殿、經堂;白宮高7層,是達賴喇嘛起居和議政的地方。從五世達賴喇嘛開始,布達拉宮就成為曆世達賴喇嘛的冬宮,也是西藏地方統治者政教合一政權的統治中心,重大的宗教、政治儀式均在此舉行,曆世達賴喇嘛的靈塔也供奉於此。

  參觀朝拜布達拉宮,是每一個來到拉薩的人的願望。然而想順利進入布達拉宮卻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一位遊客說得好:“能來拉薩朝拜布達拉宮是個緣,不是所有的人有緣如願。”他親見兩位一直吹噓自己會生活,會吃喝玩樂的遊客,卻上不了布達拉宮。在西藏僅僅呆了兩天,皆因反應太大而離開。他感歎地說:“什麼是緣?這就是緣!有的人看上去很年輕,但因承受不了布達拉宮的海拔,只能望宮興歎,有的人年紀很大,卻能輕鬆地爬上布達拉宮。”

  朝聖之路充滿障礙和考驗,非朝拜者的信念和虔誠鋪設不能通達。通往宮殿的“之”字形的石階坡道,被導遊稱為三關。一般人爬到宮殿入口處,已是面色發白,心慌氣短。而對遊客的限量限時又是另一重關卡,使得許多人遺憾而歸。進入旅遊旺季,參觀人數每日限量1300人;限時一小時。凡超時一分鐘,每人罰款500元,毫不留情。

  進入宮殿後,不許拍照,不許超時,不許戴帽戴墨鏡,不許單指指佛像…..幾乎是在導遊的恐嚇和催促聲中,我迅疾遊走各大殿。期間必須眼觀六路,耳聽八方,才能儘量避免錯過一些重要的內容。

  布達拉宮的主供佛為聖觀音,聖觀音像由檀香木天然形成,是布達拉宮的鎮宮之寶。傳說是由松贊干布迎請自尼泊爾。

  在白宮門廊,導遊特意提醒我們注意南壁,那埵酗郊@達賴喇嘛晚年封桑傑嘉措為第斯(執政)的文告以及下面用玻璃罩住的手印,那是五世達賴喇嘛留下的金手印。導遊說手掌中有法輪。我湊近玻璃罩,借著昏暗的燈光,好奇地仔細打量。除了看到掌中三條主紋類似禾苗,從腕上一分?三外,別的無法看清楚。雖未看到法輪,但掌紋的確異于常人。

  法王洞是紅山宮唯一保留下來的舊建築,據說它是松贊干布與文成公主修行的地方。洞內並排三尊坐塑分別為松贊干布居中,赤尊公主居右,文成公主居左。而松贊干布的身後卻有一尊懷抱小孩的女子的小型坐塑,原來她是松贊干布的藏妃,懷抱的是她與松贊干布的孩子。藏人認為松贊干布何等聰明,他將地位給了二位異域公主,卻將孩子賜予了本民族。不管松贊干布當時是否有此用意,但藏民族這種自豪、浪漫且符合民族心理民族感情的想像非常美好。

  在紅宮靈塔殿中,供奉著五世至十三世達賴喇嘛的靈塔(六世達賴喇嘛除外)。那一座座金壁輝煌的靈塔,傾注著藏人的虔誠和敬仰。在?靈塔中,尤以五世達賴的靈塔最為壯觀。上下貫通達3層樓高,塔身全由黃金寶石包鑲。僅此一塔,所耗黃金3721公斤。六世達賴因被廢,死在押解赴京途中(青海湖邊),故無靈塔。而9世至十二世達賴均因英年早逝,故靈塔規模較小。

  塔葬是西藏喪葬的最高形式,只有像達賴喇嘛和班禪額爾德尼這樣極少數的高僧才能享有這樣的喪葬形式。

  在壇城殿,隔著玻璃,我看到各種各樣的壇城形式。壇城是佛教密宗宇宙觀的有形表達,它包羅萬象,千姿百態,變化多樣。據說布達拉宮就完全是按壇城規制設計和建造的,所以布達拉宮就是一個巨大的壇城。

  宮中還有許多珍貴的壁畫、唐卡,內容涉及政治、歷史、宗教和生活。它們是由產自西藏的藥材、礦石、珠寶輾成的粉末繪製而成。特點是永不退色,不被蟲蛀。經書的書寫原料除了上述材料外還有金粉,人血。

  窮盡言辭,稱布達拉宮是一座華美絕倫的藝術殿堂,一座金壁輝煌稀世寶庫,一座壯麗恢弘的雄偉建築,一部博大精深的偉大經典,一篇魅力無窮的古老樂章,都不足以形容她的內涵與外延。

  一個小時的參觀時間夢幻般地飛快過去。走出大殿,竟有點暈暈糊糊,東西莫辨,恍惚間,似乎仍在人流中穿梭,仍在追趕導遊和團隊。耳邊依然縈繞著不同導遊的講解聲,召喚聲。眼前浮現的仍是莊嚴神聖的佛像和飄忽閃爍的酥油燈。

  走上返回的石階坡道,略有幾分遺憾,幾分悵然,一個做了彷彿一個世紀的夢,竟然在瞬間醒來,只留下一點點飄搖的痕跡。俯視腳下,只見整個拉薩市盡收眼底。回望那高高聳立的雄偉宮殿,如同剛剛閱讀的只是一部巨著的縮簡版(布宮很多地方未開放),只覺意猶未盡,意猶未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