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間有情

吃素佚事(1)

 

文/自心

 

  是因為信仰而吃素。

  所幸,我吃素沒有心的掙扎和口欲的抵抗,很簡單,我就走上了素食這條康莊路。

  說起來能如此順利成為素食者要感謝我那不爭氣的胃,在廣州生活的幾年中,它就一直與我的味覺過不去,每當我的口欲得到滿足,我的胃一定會大鬧天宮,雙方鬥爭的結果是我的胃將我請進了醫院。僅一個月,悲痛的胃以多次出血的極端方式將我30多年積蓄的,本來就為數不多的脂肪和營養消耗殆盡,當我飄搖著走進醫院時已形容枯槁。40天的住院經歷更令我永誌不忘,如果想知道何謂人間地獄,想知道何謂不淨觀,白骨觀,只需去醫院住院部作短暫旅遊。

  出院後,仍未康復如初,為了經濟損失不致過大,於是我有幸享受了特殊的上班待遇──半日制。說來慚愧!就是這麼恩惠的半日我也不能持守,軟弱的我常常屈服於胃的無理要求,半日的三分之一或二分之一時間,我常常必須糟糕地躺在一間堆滿舊書報的小書庫堙A將本該自己完成的工作量轉嫁於人。感謝我的同事們富有愛心,他們為我奉獻良多,毫無怨言。

  從此以後,每逢季節交替,進食不善,冷暖失調,我的腸胃便大發淫威,毫不憐惜地將我潦倒。為了安撫它,我小心翼翼,以藥當飯。慢慢地,我終於逐漸摸清了它的脾氣,好像它對動物蛋白格外抵抗,多吃一小口都不行。為了大家相安無事,我一再減少葷腥,直至只少量地吃一點肉邊菜,口味有時難免被誘惑,但一想到胃的無情,也只好隱忍。

  所以幾年後當我決定吃全素時,已沒有多少來自身心的阻礙了。再次感謝胃!

  雖然是因為信仰吃素,不料卻得到了額外的發紅,首先,素食使味覺率先回歸自然。吃素後,口味奇好,即便是水煮鹽拌的菜和半生不熟的飯仍然吃得津津有味。甚至連續半年受用同一種食譜也不覺膩。其次,多年不治的胃疾竟不知不覺地離我而去,取代昔日飽脹與灼痛感的是饑餓和輕鬆。現在即使進食過時過量,過熱過涼,過硬過軟也沒問題,有時吃了有餿味的剩食也無礙,家人不可思議地嘲諷道:“狗胃”。意即胃賤,竟然能“無堅不摧”,且“刀槍不入”。

  單位每年一次的例行體檢,我的各項指標正常且標準,當同事苦著臉欣賞自己諸多超標的結論時,我必興高采烈地晃著我的體檢通知單,猶如揮舞一面輝煌的旗幟。

  每當我款款走向別的部門,遠遠地,女同事們就伸手作阻攔狀,說:“不要過來,你對我們的打擊太大了。”看著她們年紀輕輕就體態豐盈,脂肪堆積,我很抱歉硬體不如她們的我會令她們倍受挫折。

  她們終於忍受不了,羡慕地問我是怎麼做到的,我不假思索,有點殘忍地回答道:“吃素!或者胃出血。”

  健康,年輕,快樂,形體苗條勻稱,這就是素食帶來的利益,這就是選擇素食上蒼賜予的恩典。

  此外,素食帶給這個星球的利益,帶給其他眾生的利益也是巨大的,長遠的。

  其實,外在的,物質的利益還是無常的,而素食帶來的內在利益卻是永琲滿A無以言表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