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念

需要真正的交流

 

文/啤啤

 
 
 想了很久,終於用了這個題目。

 最近我被困在一個盒子堙A跟周圍隔絕。而原因,則是老生常談的話題:素食。

 但,這次之所以被困,是因為在我跟那些非素食者在吃食上不能達成協定而導致的。記得以前我說過,宣傳素食需要以身作則、用愛傳播,但這次卻一點用都沒有。

 事情是這樣的,我有一個相識三、四年之久的女性朋友,但一直都只是在學習上有交流,她也知道我吃素,只是見了面才發現我是雞蛋和牛奶都不碰的人。這讓她很驚訝,而正好處於我疲於每見一次朋友就要解釋的時期,於是當她問起來的時候,我只淡淡地回答說“習慣,吃什麼也都是自己選的,沒有特殊。”

 可從那以後我就麻煩不斷了,估計是這個消息對她來說太新了,所以但凡她認識的朋友都知道了她身邊有我這麼一個“怪人”、“不正常”到有些可怕的程度。

 曾經有一段時間我很疑惑、很無奈,但我真的不願意去辯駁什麼,由得他們覺得素食者都“變態”、“是鳥人”,常聽得我哭笑不得。

 談及以上這些帶引號的詞時,請相信我是滿心平和的,畢竟不平和的時間已經過去,而我也想明白了問題的所在。

 所以,這次,我更要強調我們與非素食者的交流了。以前經常在一些論壇、博客(部落格)上看到很多討論到底是素食健康還是非素食?我們有很多朋友都參與討論,從信仰、健康、環境保護、動物權益到靈修再昇華,非常深入。還有一部分是直接對那些非素食者朋友們的攻擊,說什麼凡吃肉就是屠夫、殺手。也許在說這些傷人傷己的話時,很多朋友忽略了聽者的感受。那麼,請允許我來告訴你們吧,那種感覺難過極了!雖然“變態”、“鳥人”、“不正常”、“怪胎”在措辭上來說根本不能跟“殺手”、“屠夫”相提並論,但居然也傷人至深。

 為此,我難過了很多天,雖然跟朋友同在一個辦公室算是朝夕相對了,卻極少跟她說話。那時我總是很負氣地想:我都變態了,還說啥?就這樣冷戰了若干天以後,突然在我想起一句話的時候這問題迎刃而解:人是彼此的鏡子,我們可以從彼此的眼堿搢鴞菑v。

 可不是麼?我們都是鏡子,先修己身吧。

 
◇ 回目錄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