迦陵頻伽

遙喚根本上師

文/蘭若

 

  陵頻伽是一隻鳥的名字,梵文為Kalavinka。因其聲音美妙,婉轉動聽,所以又叫做美音鳥。《慧苑音義》裡說:「迦陵頻伽,此云美音鳥,或云妙音鳥。此鳥本出雪山,在殼中即能鳴。其音和雅,聽者無厭。」《正法念經》中描述說:「山谷曠野,其中多有迦陵頻伽,出妙音聲。如是美音,若天若人,緊那羅等無所及音,唯除如來言聲。」

  《佛說阿彌陀經》裡提到過它:「彼佛國土,常作天樂,黃金為地,晝夜六時,天雨曼陀羅花……彼國常有種種奇妙雜色之鳥:白鵠、孔雀、鸚鵡、舍利、迦陵頻伽、共命之鳥。是諸眾鳥,晝夜六時,出和雅音。其音演暢五根、五力、七菩提分、八聖道分,如是等法,其土眾生聞是音已,皆悉念佛念法念僧。舍利弗,汝勿謂此鳥實是罪報所生,所以者何?彼佛國土無三惡趣,舍利弗,其佛國土尚無三惡道之名,何況有實。是諸眾鳥,皆是阿彌陀佛欲令法音宣流變化所作。舍利弗,彼佛國土,微風吹動諸寶行樹及寶羅網,出微妙音。譬如百千種樂同時具作,聞是音者皆自然生念佛念法念僧之心。」

  《妙法蓮華經》卷6裡也有它:「山川岩谷中,迦陵頻伽聲,命命等諸鳥,悉聞其音聲。」

  是誰說,末法時代的眾生耳根目根聰利,若以言語文字喋喋宣教,反倒不如運用音聲佛事來接引芸芸。

  我倒不想去考證了。

  迦陵頻伽是佛教裡能唱最動聽音聲的神鳥,在印度人心目中,它更是樂神和音樂的祖師。在敦煌壁畫裡,有它的樣貌。它是人鳥合一,保持了鳥的特征——有翼,鳥腿。一手托蓮花,一手持佛珠狀物,裝飾在佛龕、背屏和佛台上。它們表法,意為“法音宣流”,以其美妙的音聲來供養佛,是佛的護法神。

  我沒有見到過這樣的鳥。

  但我聽到過法音宣流。

  它們有的面貌就是梵音佛樂,有著或低沉或高亢的聲線,直指人心,令我初聞就會驚呆。而有的,禮贊的並非佛陀,它們被冠以“New Age”或者“純音樂”等等名號,它們傳誦悠遠寧靜,詠嘆內心悸動,令我覺得那來自靈魂的歌唱,沖破了名目的藩籬,一樣起到了讓我們安頓,讓我們恍然,讓我們震顫的作用。

  所以,我雖然沒有見過迦陵頻伽,但我每每聽到相似面孔的謳歌時,我就仿佛看見了那神鳥。

  我和小屋的緣分甚深,蒙小屋主編不棄,約我寫關于靈魂音樂的文章,從這個新年開始。那麼我願意,把我聽到的神鳥帶來的歌唱,一一與你分享。


遙喚根本上師

  這張碟,是我聽到的洞穿心扉的第二張CD。
  (第一次是聽到閩南的沙彌尼唱誦的《地藏菩薩本願經》)

  演唱者竟然是一位堪布——貝瑪千貝仁波切!

  我第一次聽到這張專輯堛漲悼堙A是《蓮花生大師心咒》,那是2003年年初的冬天,那時網路上的佛樂還不多,我無意間打開了一個佛教網頁,聽見了破空而來的吟唱:

  唵阿吽 班雜咕嚕叭嘛悉地吽

  我當時不懂仁波切的唱詞寓意,但內心卻掀起了巨大的風暴和悸動。

  他似乎一切都瞭解,一切都寬容,帶著洞悉和體諒,帶著深沉的慈悲,帶著無法言說的信任,帶著一種可以普及人心的光輝和溫暖,來祝禱,來傳達。

  記得那個冰冷的寒夜,我一遍又一遍地聽著這吟詠,覺出語言的蒼白和乏力,覺出所有的傾訴都可以從此停止,那些來路和經歷,悉數都可以放下,那些繁複,啟齒困難的過往都變得不必要再記掛。因為在這歌聲堙A仁波切已經遍知,眾生的無盡意都被含藏。

  為了瞭解這首令人驚訝的曲子和歌唱者,我開動了搜索引擎。

  由此,我方知曉,這樣渾厚,滄桑,穿透心胸的歌者就是貝瑪千貝仁波切,而這首歌曲喚作《蓮花生大師心咒》。

  仁波切出生于西藏康巴,八歲的時候,由父母送往寺院,開始學習佛法。曾事師多位上師,以法王頂果仁波切、法王貝諾仁波切及紐修堪仁波切為其根本上師。據他的皈依弟子說,仁波切發願這一世要將他過去生的修為集中在喉輪當中,要以音聲來渡化眾生,只要聽了他的音聲,就能得到不可思議的加持力量。

  我不敢說是不是人人都能感受到這堶悸漱O量,但我知道,自己是感知到了。

  後來我又讀到《西藏生死書》,看到頂果仁波切對這個心咒的詳盡解釋。

  蓮花生大士咒,也稱金剛上師咒,是西藏最有名的兩種咒之一(另一種是觀音心咒,唵嘛呢叭彌吽)。

  唵阿吽 有外內密三義,就外在意義而言,唵淨化一切身惡業(身有三惡:殺生、偷盜、邪淫),阿淨化一切語惡業(語有四惡:妄語、惡口、綺語、兩舌),吽淨化一切意惡業(心有三惡:貪、瞋、癡。)。

  唵也是形色的精華,阿是聲音的精華,吽是心的精華。念這個咒,你就是在淨化環境、你自己和其他一切眾生。唵淨化一切認知,阿淨化一切聲音,吽淨化心及其思想、情緒。

  班雜咕嚕叭嘛 班雜比喻為金剛鑽,金剛鑽能切割萬物,本身卻不容易被摧毀;同理諸佛的永恆不二,絕對不會受到無明的傷害或摧毀,反而能夠斬斷一切愚癡和業障。

  咕嚕的意思是“有力的”,指具有非常殊勝德行的人,他象徵智慧、知識、慈悲和方便。叭嘛的意思是蓮花,象徵蓮花部諸佛,特別是他們的覺悟話語。

  當“班雜咕嚕叭嘛”七個字母在一起的時,也象徵見、定、行的本性和加持,“班雜”義為不變的真理、金剛鑽般、不可摧毀的本性,我們祈求在“見”中證悟它。“咕嚕”代表覺悟的光明本性和神聖品質,我們祈求在我們的“定”中證悟它,“叭嘛”代表慈悲,我們祈求在我們的“行”中成就它。

  悉地吽 悉地的意思是“真正成就”、“證得”、“加持”和“證悟”。吽代表諸佛的智慧心,是咒的神聖催化劑。它好像是在宣佈它的力量和真理:“它就是了。”

  這個咒的重要意義是:“我祈請你,金剛上師,蓮花生大士,以你的加持力賜給我們一般和無上的成就。”

  後來又聽到了這張專輯堛滿m遙喚根本上師》。

  喇嘛千諾!喇嘛千諾!

  一聲聲鋪排,一聲聲深入,堪布貝瑪千貝仁波切的唱誦仿佛引領我們來到雪域高原,來到有波光霞光圍繞的甯瑪巴道場,我們看到思念,聽聞祈禱,發佈廣大承擔悲心。仁波切以淳厚的聲音來告訴我們思念的面貌。那思念超越了塵世的牽纏,看穿了因緣,卻珍視因緣下的力量和悲心,通過吟哦來獲取幫扶眾生的法力。

  這讓流浪在塵世堛澈警ㄕp我,突然憶念起佛陀。

  我這樣想,佛曾經在世的時候,我們一定也曾親近過他。在他的座下,狂悖的靈魂被安撫,在他的身邊,愚癡的心被開啟。

  佛行腳的時候,我們是隨侍,佛安住的時候,我們是同修。

  然而,我們是多麼地後知後覺啊。

  佛入涅槃,我尚無知覺,成了孤兒,從此墮落。
  六道六道,我依怙著覺者的教導,像孤單,不能自理的幼子對父母的依戀。這樣的思念,如同烙印,刻在我千萬年來不斷的輪回堶情C

  我披了色彩斑斕的外衣,每一次的旅程,都是為了尋找你。都是為了把這思念,把這哀傷,把這呼喚告訴你。

  一萬年了,我流浪的心上天又入地,我在歡娛的時候常常怔忪,在沉淪的時候常常猛醒,在不問前途,埋頭奔波的暗夜堭`常回顧。

  燈火啊,它閃爍在遙遠的南方,它埋藏在琲e沙的深處,它明滅於我困頓漂泊的生涯。

  我聽到了仁波切對上師的深情呼喚,他深切的呼喚穿越了時空的隧道,在他透徹、大悲和悠遠的聲線堙A所有的華彩、旋律和配器都黯然失色。它們隱約、零星,不敢驚擾。而那聲音渾然天成,發自內心,生生世世,不眠不休,只為重逢,只為與我們的本性再見。

  高原上的蒼鷹,它們盤旋著,等待著,蒼茫著。就像我此刻的心情。

  與仁波切的願心相遇,這是我作為聽眾,最好的福報。

  我若懂得其中的究竟,是我不辜負這一番邂逅。我若不懂,那麼,在這樣的音聲埵w放狂躁,止息煩惱,也是好的啊。